当前位置 >新2 > 新2 >
查看新闻

江西安源:创造医学奇迹的“新二十四孝”好丈夫

* 来源 :http://hhfbqzj.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5-01 08:17

  央广网安源4月27日消息(记者王一凡 通讯员周双萍 尚健)岁月之河不疾不徐流淌到了2020年。一切恍然如梦,从确定恋爱关系到结婚的这21年里,相差10岁的李福与“小侄女”叶宁敏相濡以沫,携手创造了医学和生活中令人称奇的“奇迹”:当初被医院断言可能只能存活三年的叶宁敏已经活过了近7个3年;他俩成家后因治病欠下的外债还清了;头上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帽子摘除了。

  上世纪的1997年,年仅16岁的叶宁敏辍学后来到广州一家鞋厂打工,26岁的李福是叶宁敏所在车间的技术主管。缘分就是这样奇妙,同为萍乡市安源区白源街大陂村村民的他俩就这样在异乡相识了。由于李福和叶宁敏的姑姑平时以兄妹相称,叶宁敏理所当然地称李福为“叔叔”。

  “叔叔”李福自然对这个年幼且体弱多病的“小侄女”格外多了几分关照,没承想情窦初开的叶宁敏却不知不觉对这位“叔叔”暗生情愫。

  两年后,李福辞职。临别时,叶宁敏送给他一本带锁的日记本和几张穿着婚纱的艺术照。

  打开日记,李福的心颤栗了:每一页都流泻着一名少女最纯真的爱。原来,她经常幻想能穿上婚纱和他一起走进结婚礼堂,希望把自己最美的一刻留给他。

  从此,同处一城的他俩开启了鸿雁传书、声波传情的甜蜜恋情。在得知叶宁敏又一次昏倒在工作岗位后,李福让她立即辞职,带她上医院检查。经过两年多马不停蹄的检查和诊断,叶宁敏最终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

  主治医生单独找到李福,郑重其事地跟他说:这种病多发于青年女性,是一种累及多脏器的自身免疫性炎症性结缔组织病。病情复杂、治疗难度大、费用高、易复发、治疗周期长,发作时会快速损害全身系统的所有器官和组织,病人几乎没有免疫力,目前尚未找到病因和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案,彻底治愈几无可能。早期控制得好,存活率相对高一些。像叶宁敏这种情况,可能活不过三年,要随时做好最坏结局的思想准备。

  犹如一个炸雷炸响,李福整个人懵了!经过痛苦的挣扎,他终于厘清了思绪:叶宁敏的父母根本无力为她治疗,自己是她生命唯一的依靠和战胜病魔的支撑,绝不能袖手旁观或一走了之!

  李福瞒着叶宁敏在网上遍搜各种有关病例治疗信息和学术报告,收集打印成册,学习掌握对此病的病理了解和护理知识,并且进入到一个叫“蝶舞”的QQ病友群,和全国各地的“红斑狼疮”病友共同讨论、共同分享治疗历程和精神鼓励自救行动。他惊讶地发现病友大多为花季女孩,并且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和遗憾:那就是十分渴望爱,有的女孩甚至就这样带着依恋和不舍,黯然而遗憾地离开了人世。他暗下决心:说什么也不能让叶宁敏有这些遗憾。

  在得知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免疫科对治疗这种病有一定经验后,李福将叶宁敏送入该院求诊。

  半个月的住院治疗,叶宁敏因化疗和药物反应,脱发、呕吐、无食欲,人瘦得脱了形。李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每天下班后,转三次车赶到医院陪伴叶宁敏,聊开心的事,畅谈美好的未来,激发她战胜疾病的动力,一直忙乎到三更半夜才离开医院。

  仅住院半个月时医药费就花了三万八千多,相当于李福当时整整一年的工资额。很多人都劝他放弃,说这就是个看不到底的无底洞,不要落个人财两空的下场。李福听了也不反驳,只是淡淡地笑笑,坚定地摇摇头。那以后,叶宁敏的病情反反复复,出入医院成了家常便饭。

  2002年2月2日,在亲友们复杂的眼光和祝福中,32岁的他和22岁的她结婚了。婚礼上,彼时瘦得只有92斤的李福拥抱着妻子,深情地许下了“让我照顾你一辈子”的承诺。

  婚后的叶宁敏,每年最少要住三次院,多时达到七八次,有好几次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

  她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只能做点简单的家务活,像个易碎的瓷娃娃畏热怕冷,一不小心摔跤就骨折,还对花粉和紫外线光照过敏。清秀的脸庞因长期服用激素药而面目全非。

  午夜12点到凌晨三点钟是叶宁敏最难熬的时刻,那种深入骨髓的痛常常将她生生从梦中拉回到惨痛的现实中。痛得实在受不了时,她会捶胸顿足:“这样生不如死,真不想活了!”每当此时,李福总是强忍心痛,一边给她按摩一边鼓励她要坚强地活下去,总会守得云开见日出的。为此,他还练出了一手按摩好技艺呢。

  叶宁敏每天要吃好多种药:激素药、治疗药、护肝护胃护肾药,连她自己都记不清药名,可她的“私人保健医生”李福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强的松、奥美拉唑、肝太乐、硫糖铝、硫酸氢氯喹……如果中午不回家,一定要和妻子通个视频电话才放心。

  病痛的长期折磨让叶宁敏常常莫名地烦躁,李福从不与她发生争执。一见她发火,他赶紧缴械“投降”:“好了,好了,老婆,千万别生气,一切都是我的错。”

  2007年,为了满足妻子的心愿,李福辞职归乡,回到离别了十六年的家乡。一时找不到合适工作的他有时到手的月薪仅为在外的零头。高昂的治疗费用加上日常生活开支,使得带回来的钱不到半年就用完了。

  为了妻子的安全,李福决定不要小孩。然而,冥冥中自有天意,女儿突然如天使般的降临,给这个贫病相融的家既带来了欢乐也增添了新的负担。

  为了谋生,李福学会了开铲车。处于高压下的他也逐渐被各种疾病缠身:双肾结石、风湿病、腰椎间盘突出、高血压、低血糖症,遭遇多次车祸,留下了种种后遗症。很多次,他都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可他是家里的天啊!怎么能说倒就倒呢?在无人的时候,他躲在铲车里发疯般地大声吼着,发泄心中的烦恼和压力,可回到家依然若无其事满脸笑容地面对妻女。

  在李福精心呵护下,慢慢地,叶宁敏住院的时间和次数减少了,皮肤变红润了,体重恢复了,精神好多了,除了因长期服用激素带来的外貌的改观,乍看上去与正常人无异。

  有一年,当李福和叶宁敏来到广州复查时,当年接诊的老教授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般,将科室的人全部叫到办公室,激动得声音提高了八度:“10多年了,她居然还活得好好的,简直是奇迹啊!”这句话给了李福莫大的安慰,所有吃过的苦受过的累在这一刻都化为了甜蜜的心酸。

  纵然日子过得如此艰难,李福却总是死扛着,很少向人求助。2014年,李福家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安源工业园党委书记赖萍波主动要求成为李福家的直接帮扶人,他与驻村廖红军、街道办扶贫干部刘瑜一道,经常为他家争取更多的政策优惠,申请就业技能培训,介绍就业信息,争取帮扶资金,改善出行条件和安居环境,尽全力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政策帮扶加上扶贫干部的真心帮扶,让本就勤快肯干的李福干得更有劲了,也照亮了他前行的路程。他说:“国家固然有政策,但只要我还能做,就不能坐在家里等靠要。”白天,他四处打零工,什么苦都能吃;一有空闲则种植蔬菜、养鸡养鸭养鱼、栽种水稻……

  2019年,勤勉的李福摘取了安源区脱贫攻坚奋进奖,站在了高高的领奖台上,幸福和希望像花儿一样。

  对李福而言,每天回家能看到妻子和女儿灿若春花的笑脸,看到她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一家三口能衣食无忧地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这辈子他就满足了。

  春夏相交,城郊大地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朝阳初升,农家人便在乡间田野忙活开了;傍晚时分,地面的温热渐渐散去,新时代文明实践站文化广场上传来欢声笑语。城郊的乡野村庄,呈现出一幅幅和美画卷。

  “喂,小甘,活儿来了,明早来十里花溪养护花草,120元一天。”“喂,小何,月底来村部领下这个月工资。”在册雷村建筑劳务公司的办公室里,谭洪军正在电话联系村里的务工人员。

  暖阳照耀在萍水河畔,人民公园内更是春意盎然,一派喜庆。原来是老站社区爱心妈妈帮教团在这里举办了一场义演活动,活动间隙,记者见到了今天的主角曾大姐。

  岁月之河不疾不徐流淌到了2020年。一切恍然如梦,从确定恋爱关系到结婚的这21年里,相差10岁的李福与“小侄女”叶宁敏相濡以沫,携手创造了医学和生活中令人称奇的“奇迹”:当初被医院断言可能只能存活三年的叶宁敏已经活过了近7个3年;他俩成家后因治病欠下的外债还清了;头上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帽子摘除了。